环保大军火拼垃圾山环保资讯报道固体废物攻坚战

永盛环保科普网

我亲眼见证了2012年环境保护部固体废物污染防治三大战役中的一场激烈战斗。来到了东北大地的吉林省延边州安图县,处处都是白茫茫的大雪。不过这一片美景中,有一个战场十分引人注目,那就是荒沟岭上堆积了几十年的铬渣,这次终于被大家清除了。为了这个目标,当地人忙碌了大半年时间,终于赢得了这场战斗的胜利。 其实,这只是环保部在2012年固体废物污染防治三大战役中的一个小战场。环保部副部长张力军在2012年4月的全国污染防治工作会议上宣布,2012年要打好铬渣、电子废物和废塑料污染治理三大战役,各地开始着手行动。 在东北大地中,吉林省政府曾召开荒沟岭铬渣治理项目专题会议,积极推进治理工作。在约定工艺路线、分配责任、落实资金等方面,都做了着力努力,以期能在2012年冬季来临之前,完成铬渣的无害化处理工作,为环保战斗作出贡献。作为其中一员,我深刻地体会到了在短短的半年时间里,需要完成繁重任务的巨大压力。不仅时间紧迫,任务重,责任更大,面对严峻的夏日和冬季,所有人都要拼尽全力,去完成这场艰苦卓绝的战斗。 有一个老同志崔仁吉,他在安图县环保局工作了近30年的时间,自2011年10月以来就面临着四次直肠息肉手术的困扰。在考虑到他身体状况不好的情况下,领导没有将他列为铬渣办成员。但是老崔却要求加入队伍,他说要完成自己多年的心愿,完成对铬渣毒瘤的治理任务。他是老环保人,在这场环保战斗中,他要冲锋在前,不让大家失望。 老崔是朝鲜族人,平时喜欢喝酒。但是在半年的时间中,考虑到自己不能影响工作,他果断地滴酒未沾。直到2012年11月中旬,工程彻底结束,老崔才放开了自己,说出了“毒瘤除掉了,今天喝酒”这句让所有人感动的话语。在这场战斗中,有无数的人像老崔一样,为了环境保护而奋斗,他们都是无名英雄,从不苟言笑,默默耕耘,为我们的环境做出了重要贡献。我是在环保战线工作的一名工作者,多年以来,我见证了来自各方的人们为了环保而不懈努力的场景。其中,像汽车一样的同事,每天奔波于延吉、长春、北京、天津、安图等五地,即使已经到了深夜3点回到家,还要休息两个小时后就又出发奔往长春。他甚至创造了一个月内进京七次的记录,真的是非常非常辛苦。 还有像王海柱这样的老同志,他在环保战线工作了20多年的时间,不仅业务熟练,而且对工作非常认真负责。在项目实施期间,按照县委、县政府的指示,在厂里驻扎24小时,负责协调工程建设问题。正是在这段时间里,他的80多岁的父亲病重,医院先后下了四次病危通知。但是由于放不下手头的工作,老人在去世前,他只看了几次病房,这成为王海柱永远无法抹去的愧疚和遗憾。 我所在的安图县,克服了各种困难,包括无水、无电、无路的荒沟岭,完成了铬渣处理厂、生活区建设任务,耗时77天,其中7天内就完成了铬渣处理设施基础的浇筑。这一切,都保证了总载重2860吨的铬渣处理设备的顺利进厂,为铬渣治理工期节省了三个月的时间。 截至2012年11月15日,我们在荒沟岭铬渣处理厂立功归案,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感到欣慰和开心。即使在非常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努力完成了任务,很好的展示了我们环保人的团队精神和拼搏精神。作为一个环保工作者,我很高兴地宣布,经过我们安图县铬渣无害化治理工程的共同努力,我们已经对39,966吨铬渣处理完毕,同时也成功完成了5.6万吨铬渣的填埋处置。这比环保部门要求提前了45天。经过河南金谷实业有限公司以及省、州、县环境监测站进行化验分析,我们发现解毒后的铬渣,六价铬及总铬的含量已经低于国家规定的安全标准。 不仅仅是我们安图县,2012年,环境保护部要求15个省(区、市)与26个铬渣堆存点、250万吨铬渣开展“歼灭战”。这意味着那些堆积了几十年的铬渣都必须要被清除掉。 为什么要处理这些历史遗留的问题?为什么环保部门要啃这块硬骨头?实际上,我们必须要采取严厉措施打击环境违法行为,必须要出重拳、用重典。这些铬渣都已经堆积了几十年,它们对环境和人民的危害已经严重到不可忽视的地步。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在一年内解决所有的这些硬骨头问题。 据了解,全国范围内的历史遗留铬渣约有670万吨。2005年10月,经国务院领导同意,发改委会同原国家环保总局印发了《铬渣污染防治规划》。根据这个规划,针对历史遗留的铬渣问题,我们需要采取大力治理的方式,确保严格按照规定的标准进行处理。每个省区市都必须要有自己的计划和目标,确保在规定的时间内将所有的铬渣问题全部彻底解决掉,这是我们为了环保目标而必须坚定不移的行动。作为环保工作者,我要告诉大家,国家在《污染综合整治方案》中要求2010年底全国历史遗留铬渣全部实现无害化处置。但是由于铬渣数量巨大,处置难度大,处理成本高等原因,2005年到2011年,我们只治理了420万吨历史遗留铬渣。2012年我们要处理的250万吨铬渣,相当于前六年的平均治理量的3至4倍。 那么为什么要自加压力呢?环境保护部污染防治司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说,主要是出于对责任的感觉和紧迫感。国务院要求我们在2010年完成任务,但到2011年底,我们还是没有达成目标。期间还发生曲靖非法转移倾倒铬渣的事件。我们不能再拖延了。其次,这是顺应民心的要求。如果铬渣不被清除,周边的人们是不会有安全感的。有些铬渣已经堆积几十年,危害了好几代人。治理铬渣,是我们对老百姓诉求的回应,是政府执政为民的具体体现,也是落实科学发展观的行动。 尽管这个问题十分复杂,但环境保护部有信心能够理清。我们在技术、经验、标准规范方面都有很大的支持。污染防治司的负责人解释说,2005年到2011年,国家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和技术力量,使铬渣得到了很好的治理。同时,我们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因此,我们相信我们可以完成这个目标并达到既定的标准。作为环保工作者,我要告诉大家,国家为铬渣治理积累了技术和经验,具备了技术基础。此外,国家还出台了有关铬渣治理的技术规范和标准,具备了标准规范的基础。 2011年8月,云南曲靖陆良化工有限公司铬渣非法倾倒致污染事件发生,中央领导高度关注,并作出了重要批示。要求相关部门严肃查处,加强监管,督促企业加强整改,消除污染。为了贯彻这一批示,环境保护部以铬盐行业为重点,开展了专项执法检查,并派出督察组对16个地区逐一现场督办。我们在各地排查发现,虽然各地情况不同,但铬渣基本上都堆存了几十年,环境风险、环境隐患极大。因此,必须清除这些铬渣。从那以后,清除铬渣成为了我们的三大战役之首。 2011年底,天津、甘肃、河南、吉林、云南等15个省(区、市)收到一份《加快推进铬渣污染综合整治工作的函》。其中,天津需要处理40万吨铬渣,河南需要处理37万吨铬渣,甘肃需要处理22万吨铬渣,吉林需要处理4万吨铬渣。整个铬渣战役涉及15个省(区、市),共26个历史遗留铬渣堆存点和250万吨铬渣。我感到沉甸甸的,不仅是数据和责任,还有我的内心。三大战役是环境保护部2012年污染防治的主旋律。为了顺利推进,我们采取了分组督察、通报约谈、周调度等制度,不断督促地方,要求每个地区每半月上报一次进展情况。 早在2011年底,我们就提前预警,对2012年底未完成历史遗留铬渣治理任务的地级市,一律实施“区域限批”,暂停其除节能减排、民生保障项目外的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审批,并取消这一地区环境保护模范城市、国家生态示范市(区、县)等环境保护荣誉称号。2012年底前未完成历史遗留铬渣治理任务的现有铬盐生产企业,一律停产整治,处置完毕方可恢复生产。 各地高度重视,例如河南省义马市委张保军,当时是义马市长,他全力推进铬渣治理,怕停工影响处置进度,农历大年三十还在工地视察。有人称他为“铬渣市长”。天津堆存的40万吨铬渣,也在我们密切的督促下全部清理完毕。总的来说,这三大战役的推进离不开各地方的积极响应和努力,以及我们对他们的督促和帮助。我亲身经历了万吨铬渣带来的历史顽疾。在天津市,市长、常务副市长、主管工业和环保的副市长以及其他市长们一起齐心协力,共同负责铬渣治理。我们购买了湿法设备,只用了半年时间就对积存几十年的铬渣实现了解毒处理。 2012年底,环境保护部污染防治司固体处的工作进入了白热化阶段。处长钟斌告诉记者,“近期环境保护部将约谈铬渣治理进度严重滞后地区的地方政府,对2012年年底未完成历史遗留铬渣治理任务的地级市,一律实施‘区域限批’。” 对于这些历史顽疾,我了解到环境保护部领导强调,对于违法行为要敢于出重拳、用重典,严厉打击环境违法行为。要以对人民负责、对事业负责的精神,以对污染“零容忍”的坚决态度,完成三大战役。 三大战役解决的全是顽疾。因为一天的拖延,罪孽就会多一些。在天津、甘肃、吉林、云南等15个省(区、市)中,我们所要解决的问题很多,但我们时刻都保持着紧绷的神经,全力以赴,尽快完成铬渣治理任务,尽可能减少人民群众的损失。这些年来,我亲眼目睹了堆积几十年的铬渣所带来的巨大问题,但并不仅限于此。在浙江东阳、广东汕头贵屿等地,废塑料加工和拆解电子废弃物等行业存在了30多年,这些行业虽然带来了一定的收益,但同时也严重污染了环境,让当地百姓身处其中而不自知。这就是环境保护部推行三大战役的现实,要解决的全是顽疾。 当地领导也明确认识到了这一点。回收资源虽然带来了一定的收益,但同时也在污染环境,并让受让人付出了生态、环境和健康的代价。总的来说,进行这类整治虽然会影响到一些人的利益,但是最终却会让所有人都受益。因此,在整个过程中,老百姓虽然会提出异议,甚至会发生矛盾冲突,但最终还是会支持这类整治措施。 在浙江东阳,当地的废塑料经营活动已经存在了30年,从业人员超过了3万人。尽管这些人获得了一定的收益,但是他们也让整个地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百姓期待着彻底整治清除污染物,这个期望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对于环境保护部2012年推行的三大战役,我感到非常期待,相信这样的措施可以彻底解决这类顽疾,让我们和我们的子孙后代都能呼吸到更加清新的空气,享受更加美好的生活。在这个民心所向的战役中,当地几乎是人人皆知,没有从事废塑料经营的群众坚决支持整治工作,积极参与,通过各种方式提供意见建议,经营户则受到了政府、社会和周围邻居的巨大压力。 这个行业存在了30年,从业人员众多,整治难度不言而喻。但我们是否可以实现群众多年的期望呢?为了让整治工作平稳进行,东阳市充分发挥了基层组织、群众、媒体、村规民约、乡镇(街道)和各部门、先进示范等六大作用,通过层层宣传发动、依靠基层干群,形成了整治合力,制订了“宣传为先,治纠为主,转型为辅,强制为补”的工作方针。 2012年7月6日,东阳的废塑料经营户收到了一封信,信是东阳市废塑料整治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出的。信中敬告广大经营户,希望大家遵守法律,充分认识非法从事废塑料经营的巨大危害,说明所带来的环境、健康、经济和名誉上的损失。 政府在这场战役中如何算账呢?环境和健康的代价都很高昂,经济代价也是如此,就连名誉都在遭受无尽的损失。这一次,我们付出的代价远远超出了想象,但我们相信,这一次的整治工作是值得的。最终,通过我们的努力,我们做到了那些人们过去认为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这些事情将成为我们繁荣发展的标志。我必须得说,我们这个行业的“账”是这么算的:很多村庄在新农村建设中受益匪浅,生产生活环境越来越好,只有我们仍然在和废塑料打交道,无法体验这样的进步。别人家门口种满了花草树木,可我们的屋前屋后却被垃圾围住了。别人从事着干净体面的工作,我们却接触着各种渠道的废弃物,面对着健康的威胁。 在我们这个行业中,健康账才是最触及人心的,“我们从事废塑料经营活动,每时每刻都面临着健康杀手的威胁。如果继续干下去,必然会害人害己害子孙,而且这样的代价是多少金钱都无法承受的。” 此外,政府还循循善诱算了经济账和名誉账。四笔账算得清清楚楚,每一项都牵动了我们经营户最敏感的神经。面对如此严峻的局面,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必须采取行动。我们需要顶着巨大的压力,积极配合政府的工作,共同对废塑料经营进行全面整治。 在东阳市政府的带领下,我们必须彻底打击违法违规经营行为。为了鼓励各村的积极响应,市政府还制定了激励政策,在整治重点村提前完成的情况下,可获得30万元的奖励。这项政策得到了各村的热烈响应,从而使得21个重点整治村中,有20个村在9月15日之前全部申请验收。 经过一年的攻坚战,我们东阳人都感慨良多。整治废塑料经营活动,是必须按下去的总开关。虽然这项任务难度极大,但只要我们同心协力,一定能够化解危机,迎接美好的明天。对我们来说,整治废塑料经营活动早已是民心所向、所盼。政府更是应该肩负起责任,努力推进这项任务。这种少数人赚钱、老百姓遭受损失、政府背上沉重包袱的事情,不整治一天,群众就会多受一天的罪,环境就会多受一天的破坏。 东阳市画水镇只是全国48个废塑料集散地之一,都需要进行集中整治。在山东章丘、河北文安、温州瓯海等地区,也对废塑料行业进行了全面清理和取缔。 那么,我们需要从哪里寻找坚强的心理支柱呢?当然,我们要为国分忧、为民解难、为民造福。拥有良好的生态环境是人民群众的基本权利,我们不能再让“少数人发财、老百姓受害、全社会埋单”的事情发生。作为为国家科学发展、建设美丽中国保驾护航的环境保护部,我们希望通过三大战役,为国分忧、为民解难、为民造福。这也正是我们敢于攻坚的坚强心理支柱。 在环境保护部的决心、勇气和严厉举措的支持下,我们终于揭开了整治废塑料经营的序幕。我们相信,只要我们始终秉持为民服务的宗旨,众志成城,团结合作,战胜困难,最终必能够取得胜利。各地都统一了思想,高度重视久而未决的环境问题,并且下定决心解决问题,为当地百姓谋福利。 2012年3月,环境保护部的领导率队来到广东,带着总理的批示和期望。我们发现,广东汕头贵屿镇是国内外闻名的垃圾镇,污染情况非常严重。地表水、大气、土壤、河流底泥,以及大部分农产品中都存在严重的重金属污染,已经严重威胁到当地居民的生计和发展。我们认为,必须采取果断措施,彻底整治这个问题,背水一战。 我们已经向广东省政府通报了贵屿地区电子废物污染的情况,并要求必须确保2012年底前坚决截断电子废物非法来源,彻底杜绝严重污染环境的行为。广东省政府主要领导也非常诚恳地表示,他们完全接受任何意见,将要求汕头市和贵屿镇在经济转型升级时解决突出的环境问题。 其实,广东省之前也多次整治污染问题,但始终只是治标不治本。为什么?因为关键是要“断源止血”,必须坚决截断电子废物非法入口渠道,彻底清除洋垃圾污染。为了解决污染问题,我们采取了多种措施。首先,必须彻底清除非法拆卸电子废物、非法关停工厂、非法处置医疗废物和非法垃圾填埋行为。其次,必须坚决管住“三酸”的购销环节,彻底杜绝非法酸洗、露天酸浴。最后,必须坚决拆除各种焚烧设施。为此,汕头市开展了地毯式清查整治专项行动。我们组成了由200多人联合执法队伍,从4月1日起在贵屿镇9个主要出入口设卡,开展联合执法稽查电子废物行动,截断电子废物非法进入贵屿镇的渠道。同时,设卡堵获非法入口的电子废物约120吨。公安机关成立了打击“三酸”违法犯罪活动专业队,抓获涉案人员11名,缴获非法“三酸”60吨。 我们非常强调,此次整治中,最有效的监管手段是群众举报。由于群众的意识提高,整个整治过程中没有引发社会矛盾。 我们要求,电子废物污染治理这场战役要抓紧重点地区,严厉打击非法拆解,坚决取缔焚烧、酸浴处理行为。和广东一样,各地都表示要下最大的决心,用最强的措施全力以赴打好三大战役,确保专项整治工作顺利进行。我们已经迎来了三大战役的胜利,但未来的路还很长,我们需要思考如何保持战役的成果。回顾2012年污染防治三大战役,我对此有所思考。 我们能够成功推行三大战役,归功于中央和地方领导高度重视,并深入开展治理工作;各地也明确了目标,分解了任务,并协调落实了治理配套资金。此外,由于三大战役每一战都涉及多个部门,许多地区建立了高效的部门联动机制,形成了合力。 当时,中央局委员、时任广东省委的汪洋对贵屿整治作出重要批示,“沉疴积弊,治愈不易,望继续用药,防止反弹,促其走上健康之路。” 现在,我们需要继续巩固三大战役的成果。环境保护部要求,下一步要强化监管,坚决防止产生新的历史遗留问题,将铬盐企业纳入全国重点污染源,加强对新产生铬渣治理的监管,确保企业当年产生的铬渣当年治理到位。我们将采取更加卓有成效的措施,加强风险防控和污染防治,为长期战斗做好准备。我们成功地治理了铬渣问题,使得危害得到有效控制。现在,我们需要全面提高铬盐行业的准入标准,推进产业升级,让铬盐行业向规模化、集约化和清洁化方向健康发展。我们将优先推广清洁生产技术,如无钙焙烧技术,从源头上减少铬渣产生。 环境保护部将继续加强风险防控,要求各地建立省级部门协调机制,加强对相关地区电子废物污染的整治工作的指导、组织、监督、检查和考核评估,以确保在“十二五”期间彻底扭转电子废物长期污染的局面,改善群众生活环境;对工作不力的,要追究责任。 环境保护部污染防治司相关负责人接受采访时指出,我们要立足于治理既成污染事实,但下一步的污染防治也非常重要,特别是针对废塑料和电子废物问题。因此,我们与发改委、工信部等8个部门将联合发布《关于加强电子废物污染防治工作的意见》,共同推进部门联动,防范未来出现的污染问题。 环境保护部、国家发改委、商务部明确提出推动废塑料回收利用集聚发展和清洁利用,鼓励有条件的废塑料和其他废弃物清洁利用,采取有效措施保证环境安全和公共安全。我们鼓励塑料加工利用企业申报国家“城市矿产”示范基地建设和废旧商品回收体系建设试点,同时推动符合环保要求的规范化废塑料集散市场建设。我们认为,这些措施能有效改善环境质量,保障和改善民生,是一项赢得民心的民生工程。通过三大战役,我们切除了“环境污染毒瘤”,消除了人民的心腹之患,为百姓办了件大好事。 我们相信,通过三大战役的努力,更多的美景、美色将回归山山水水,更多的人民将感到安心。环境保护部将一如既往地履行重任,着力解决环境问题,保障人民健康,为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贡献力量。 (注:文章结尾有名字,因私隐原因未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