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砷固废治理谈砷不再色变

永盛环保科普网

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全球至少有5000万人面临砷中毒的威胁,其中大部分在亚洲国家。 我国每年排放含砷固体废物4万多吨,是砷中毒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此类高危固体废物如果处理不当,不仅会严重影响人们的身体健康,还会给子孙后代带来灾难。 中南大学柴立元教授团队于2002年开始研究含砷固体废物的处理,经过10余年的产学研攻关取得成功。 主持的有色冶炼含砷固废处理及清洁利用技术,使含砷固废中砷的选择性去除率达到97%以上。 近三年,含砷固体废物累计清洁利用和安全处置约16万吨。 为含砷固体废物清洁利用提供技术支撑。

含砷固废处理难度大

众所周知,砷及含砷金属的开采和冶炼,以砷或砷化合物为原料的玻璃、颜料、工艺材料、造纸的生产,煤的燃烧过程都会产生含砷废水、废气和废渣,污染环境。 大气砷污染除了岩石风化、火山喷发等自然原因外,主要来自工业生产、含砷农药的使用、燃煤等。

在环境化学污染物中,砷是最常见、对人体健康危害最大的污染物之一。 特别是随着现代工农业生产的发展,砷对环境的污染越来越严重。 在我国调查的公害中,因环境砷污染引起慢性中毒的案例最多。 砷污染虽然可以治愈,但很难完全控制,清洁利用更是难上加难。

在长期的治砷实践中,人们要么使用化学试剂,将砷转化为人体难以吸收的砷化合物; 或采用物理方法,让含砷污水通过特殊过滤器,富砷变废为宝; 或用生物方法在受砷污染的土壤或水中种植吸砷植物,以达到吸砷的目的。 虽然这些方法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砷污染,但是任何一种方法的效果都不理想。

剑光一闪,果实累累

湖南是有色金属之乡,也是砷污染的重灾区。 柴立元选择有色冶炼含砷固废处理及清洁利用技术作为团队的研究课题,旨在解决企业和社会的燃眉之急。 他带领科研团队10余年磨一剑,如今终于到了亮剑之时。

项目成功构建了有色金属冶炼过程砷分布行为数学模型,开发了冶炼主工序砷污染物分布数值模拟技术,开发了有害物质污染动态评价系统。冶炼中的元素(砷)。 为防治提供科学依据。 同时,该项目针对多金属含砷固废综合利用问题,发明了砷与有价金属高效分离新工艺,研制了高压富氧强化除砷装置,取得了含砷固体废物中砷的选择性去除率达到97%以上,提高含砷固体废物清洁利用的技术支撑。 此外,该项目还创新开发了机械化学脱毒新技术——砷凝胶固化,开发了含砷固体废弃物热压熔融固化新技术,形成了高浓度砷化解新技术。满足各种需求的固定。 高强度和中等安全的砷固定。

在实现含砷固体废物处理清洁利用的基础上,进一步发明了除砷后锑、铋等有价物质等多金属材料深度回收的新工艺,以及一种新工艺用于砷碱渣的深度分离和锑碱的回收。 将含砷固体废物中铋的回收率从原来的40%提高到96%,每年铋的回收量达到全球的10%,锑的利用率也从不足40%提高原始过程的 95% % 以上。

全国行业价格较高

有专家指出,近年来,环境污染问题日益突出,大气、土壤、水污染给国民健康带来严重隐患。 作为关系民生健康的环保技术,必须“接地气”,紧密贴合民生需求。 含砷固体废物的处理和清洁利用就是这样一种技术。 目前,该项目成果已列入《国家先进污染防治示范技术名录》,并入选铜陵有色等十余家我国铜、铅、锑冶炼龙头企业。集团、郴州金贵银业、锡矿山闪星锑业等大规模推广应用。 近三年,含砷固体废弃物得到清洁利用和安全处置约16万吨,其中固定砷约1.2万吨,回收有价金属新增产值约40.51亿元,利税2.39亿元。 对我国有色金属行业含砷固体废物的污染治理和清洁利用起到了引领作用。

近年来,通过湖南省污染治理,工业废水中汞、镉、铅、铬、砷5种重金属的排放量比2007年减少52.02%。扣除新增重金属污染物后因产量增长,实际减产11.94%。 %。 以往受重金属污染严重的湘江干流水质明显改善。 水质中汞、镉、铅、砷、铬的污染浓度比2010年分别下降了33.3%、22.2%、42.9%、58.3%和28.6%,尤其是砷。 污染下降最为显着。

今年是“十二五”收官之年。 无论是地方还是企业都面临重金属污染治理的严峻形势。 废水分离回用一体化、重金属废渣回收利用等技术成为实现重金属污染物减排目标的关键。 重要的。 在此背景下,含砷固体废弃物处理与清洁利用技术对于含砷污染物的治理与安全处置更具现实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