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京津冀绿色协调发展

永盛环保科普网

生态协同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 京津冀地区山水相连、地理相连、生态环境密不可分。 面对“十四五”,京津冀绿色协同发展取得了哪些成果,下一步如何推进? 本期邀请三位专家进行讨论。

主持人

徐香梅 经济日报社理论部主任、研究员

绿色治理取得阶段性成果

主持人:近年来,京津冀地区在污染防治、生态保护等绿色治理方面取得了哪些成果?

肖金成(中国区域科协副会长):推动绿色低碳发展,加强生态环境保护,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任务。 《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明确要求打破行政区域限制,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推动绿色循环和低碳发展,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和治理。 “十三五”期间,京津冀地区生态环境保护联防联控措施不断深化。 京津冀地区环境治理开始从污染型向清洁型转变,从粗放型向质量型转变。 蓝天保卫战、环境治理攻坚战取得巨大成就。 阶段性结果。

一是围绕能源结构调整,京津冀地区特别是河北省推出了工程减煤、增效节煤、清洁煤炭替代等一系列措施,取得了显著成效。污染控制。 全面实施火电机组超低排放改造工程。 2020年底,火电占总装机容量比重下降至61.74%,较2017年底下降12.31个百分点。加快发展可再生能源。 2020年末,京津冀地区清洁能源发电装机容量达到5074.37万千瓦,较2017年底增长19.61个百分点。2017年至2020年,可再生能源发电量从389.77亿千瓦时达到645.31亿千瓦时,几乎翻了一番。 污染物排放大幅下降,京津冀地区大气环境持续改善。 2021年,京津冀PM_2.5平均浓度比2013年下降62.3%,重度及以上污染天数减少88%。

二是以产业结构调整为重点,大幅削减高排放行业产能。 2020年,河北省粗钢产量接近2.5亿吨,连续20年位居全国各省市第一。 2021年,河北削减粗钢约2480.5万吨,占全国削减量的77.57%,超额完成削减任务。 钢铁、煤炭、建材、石化、有色金属等五个行业用电量下降趋势明显,占全社会用电量的比重从2017年底的24.98%下降到2017年底的23.78%。 2020年底下降1.2个百分点。

三是调整空间结构,积极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 北京大部分工业企业转移到河北等全国其他城市,批发市场全部转移到河北廊坊市属县。 2014年至2018年,北京共下放一般制造业企业2648家、批发市场581个、物流中心106个。 2019年,北京退出399家一般制造业企业,解构关闭16家物流中心。

北京人口控制已初见成效。 2014年以来,随着北京非首都功能的疏解,北京常住人口增速逐年下降。 据“第七次人口普查”统计,北京市常住人口为2189.3万人,比2014年仅增加37.7万人,已经超额完成目标,2020年常住人口控制在2300万以内。

但京津冀生态环境的根本改善仍存在制约。 一是地理因素。 京津冀以西为太行山脉,以北为燕山山脉,燕山以北为张北高原,其余为黄河、海河冲积平原。 燕山—太行山脉属于内蒙古高原、黄土高原向华北平原的过渡地带,面积约10万平方公里,占北京、天津总面积的47%还有河北。 它是京津冀的天然生态屏障,可以阻止冷空气直入内蒙古,有效阻挡风沙,但也使雾霾难以消散。 二是产业结构中重工业过多。 京津冀地区矿产资源丰富,聚集了大量资源加工业和大量人口。 因此,协调发展要考虑生态与环境保护。 三是城镇结构不合理,小城镇和农村生态环境较差。 北京和天津的人口和GDP都较大,而河北的城市较小,两者之间存在差距。 2020年,河北省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60.7%,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保护生态倒逼发展模式转变

主持人:天津在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和治理、融入京津冀生态网络方面做了哪些努力? 还存在哪些问题?

王爽(天津社科院京津冀协同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在基本实现“一基地三区”功能定位、加快经济和社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的基础上天津市积极推动京津冀地区生态治理协同现代化。 系统。

加快制度供给,推动区域生态环境治理体系和能力现代化。 《天津市碳达峰与碳中和促进条例》出台,明确绿色转型、减碳增汇的管理制度和政策措施,为实现区域“双碳”目标提供法制保障。 重点充分发挥碳市场作用,探索协同减少污染、减少碳排放的有效动力机制。 鼓励企事业单位发展碳汇项目,通过碳排放权交易实现碳汇项目对替代或减少碳排放的激励作用,鼓励企事业单位自愿开展碳减排增汇行动。 推动形成引导明确、执行有力、参与多元的区域生态环境协同治理体系。 在深化区域“飞地”管理体制改革、完善京城管理体制等规划政策、法规标准、执法监管、预警应急、信息共享等方面进行探索和实践。津冀危险废物转移“白名单”制度,建设京津冀河北地区再生资源交易平台,提高区域生态环境联防联控管理效率。

推动京津冀地区生态“双屏障”建设。 全区融入京津冀生态网络,打通京津冀地区陆地和海洋生态系统。 将京津冀地区生态屏障建设与天津市“871”重大生态建设工程结合起来。 作为京津冀东部地区绿色生态屏障的重要组成部分,天津中心城区与滨海新区之间736平方公里的双城中间绿色生态屏障区蓝绿空间占近65%,初步实现连接天津北部和北京的目标。 通州生态公园与湿地公园相互呼应,南部与河北雄安新区生态公园、湿地公园有机相连。 与875平方公里湿地自然保护区的升级保护和153公里环渤海岸线生态功能的稳步提升,成为统筹京津区域生态一体化建设的重要阵地。 ——河北地区。

增强城市和产业绿色发展的内生动力。 坚持生态优先的城市绿色发展理念,推进七里海、大黄堡、团泊洼等湿地保护和“蓝色海湾”整治修复等重大系统性生态​​工程。 2018年至2021年,天津市财政累计投入湿地生态修复土地出让资金3.73亿元,湿地保护“1+4”规划总投资达374.9亿元,有效保障了湿地生态修复的稳定。生态系统和碳固存。 力量增强。

保护生态倒逼发展模式转变。 严禁钢铁、水泥、焦化、平板玻璃等重化工行业新增产能,在破解“钢铁围城”和“园区围城”上取得突破。 到2021年底,全面完成35个工业园区治理,为更大规模、更高质量发展奠定基础。 拓展环境空间。 同时,积极推进绿色工厂、绿色园区、绿色供应链、绿色数据中心建设。 目前,已有108家单位入选绿色制造“国家队”,规模以上工业单位增加值能耗累计下降14.6%。

这些推动区域绿色发展的深度调整和体制变革取得了显著成效。 2021年,天津空气PM_2.5平均浓度同比下降20.4%,空气质量优良天数同比增加25天,国控断面水质优良劣Ⅴ类被“清理”,12条入海河流全部“减少”,10.57万亩生态林纳入碳汇交易。

但天津市在推进区域绿色发展中仍面临一些突出问题,主要体现在:重点生态功能区作用与区域整体生态功能协调不够,建设与建设还不够协调。区域生态格局和区域绿色发展战略目标。 有间隙; 区域绿色发展有效制度供给不足,面向“双碳”要求的生态环境治理体系现代化不高; 区域绿色发展内生动力尚未有效激发,产业绿色化步伐仍需加快。

“两区”建设保障首都生态安全

主持人:河北省生态环境支撑区建设取得了哪些进展? 推进首都水源涵养功能区和生态环境支撑区建设有何难点?

吴益清(河北经贸大学副校长):为筑牢京津冀生态安全屏障,河北省首先统筹管理山水林田湖草全面、全区域、全流程开展生态保护和修复,筑牢京津冀基础。 河北生态安全屏障。 大力实施“三北防护林”、京津风沙源治理、太行燕山绿化、退耕还草轮牧、绿色矿山等生态建设工程,打造绿色矿山。塞罕坝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基地。 “十三五”期间,河北省共完成造林面积3954万亩。 全省森林覆盖率由31%提高到35%,森林蓄积量由1.44亿立方米提高到1.75亿立方米; 荒漠化、退化,生态恢复治理272万亩盐碱草原,划定基本草原1671万亩。

二是突出精准科学法治治污,大力建设京津冀生态环境支撑区。 污染防治攻坚战取得阶段性胜利。 2019年、2020年连续​​两年在全国污染防治效果考核中被评为优秀。 以碧水之战为例,密云水库上游潮河、白河出境断面和于桥水库上游沙河、澧河出境断面均达到或优于二级水质。 潘家口、大黑亭水库已清理近8万个网箱。 水库存鱼量1.73亿斤,实现了“护一库清水,送京津”的目标。

三是不断优化能源和产业结构,为生态环境质量根本改善创造有利条件。 河北省煤炭消费比重由82%下降到74.4%,非化石能源消费占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7%。 通过结构调整和大气污染联防联控,河北省PM_2.5浓度从2013年的108微克/立方米下降到2021年的38.8微克/立方米。

雄安新区生态建设正在开展以下重点工作。 统筹协调白洋淀生态保护和污染治理。 通过补水、清淤、治污、防洪、排水一体化推进,实施治理工程243个,累计补水15.8亿立方米。 “华北之肾”功能加速发挥,全区水质由2017年劣Ⅴ类改善为Ⅲ类。 已进入全国最佳湖泊行列。 以建立城市森林为目标的“千年秀林”项目启动四年来,已形成郁郁葱葱、近乎自然的森林景观。 推进“无废城市”建设。 雄安新区“三校一院”项目、雄安市民服务中心项目、装配式综合管廊示范工程在施工过程中均采用了先进的绿色装配式施工方法和再生建筑材料,大大提高了施工效率,减少了施工成本。 – 现场运营噪音和建筑垃圾问题。 对剩余固体废物全部进行处理,加强建筑垃圾管理,有效控制固体废物增加,最大限度地实现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 生活垃圾处理日益规范。 新区三县城乡实现了生活垃圾清运全覆盖,并建立了清洁长效机制和监督考核机制。 新区环卫市场化率和生活垃圾处理系统覆盖率均达到100%,生活垃圾基本实现日产、日处理。

加快首都“两区”建设,是保障首都水资源和生态环境安全的现实需要。 “两区”建设也是经济欠发达地区探索生态振兴、强生态城市之路的有益尝试。 可以最大限度发挥河北省张家口市的生态优势,提升生态系统服务价值。

河北推进首都“两区”建设进展还存在不足。 一是财税支持力度有待加强。 张家口市财力薄弱,不少绿色公益、公共服务、基础设施项目建设面临资金不足的困难。 例如,乌拉哈达水利枢纽工程和云州水库引水工程二期工程两个地表蓄水工程因融资困难而陷入停顿。 二是生态补偿机制有待完善。 永定河多年来平均向北京输送水量超过1.8亿立方米,但官厅水库上游永定河流域生态补偿长效机制尚未取得实质性进展。 迫切需要研究建立以加强生态环境共建、共防、共治为目标,以推进京城生态保护共建共建为指导的长效横向补偿机制。张家口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