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无废城市源头管理

近期,吉林、河南、重庆等地纷纷出台实施方案,积极推进“无废城市”建设。 不久前,生态环境部相关负责人在2023年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工作会议上也明确要求深入推进“无废城市”高质量建设。 这一系列措施标志着我国“无废城市”建设进入全面铺开、提质阶段。

所谓“无废城市”,就是通过推动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不断推动固体废物源减量化和资源化利用。 建设“无废城市”,一是可以系统解决垃圾“围城”、“村庄”、环境破坏、占地等固废污染治理与修复领域的突出问题。二是形成经济社会发展模式的反作用力。 通过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和完善废弃物回收利用体系,提高资源能源利用效率,打破资源能源瓶颈。 三是推动生产生活全面绿色转型,构建绿色可持续的城市经济社会发展模式。

2018年底以来,我国启动“无废城市”综合试点,形成了一批综合性、领域性显着的建设亮点和可复制推广的示范模式,成效明显。 去年4月,生态环境部发布“十四五”期间无废城市建设清单,覆盖城市和地区由此前试点的“11+5”扩大到“ 113+8英寸。 由于试点期限尚短,首批试点城市普遍以末端治理为主,见效快、效益好。 在源头减量化和资源化利用措施以及垃圾处理等长效机制设计和能力建设方面探索和实践还不够。 焚烧厂食物不足、回收而不利用、利用效率低等问题仍有待解决。

未来,要坚持问题导向,聚焦源头治理,充分发挥“无废城市”建设在减碳、绿扩、增效中的作用,推动其深入发展和进步达到更高的质量。

减碳方面,加强固体废物资源化能源利用方式的推广。 目前,我国固体废物综合利用水平仍有提升空间。 生活垃圾方面,要提高垃圾焚烧发电能力,高效利用餐厨垃圾,加强玻璃、纺织品、塑料等低值垃圾的回收利用。 工业固体废物方面,提高大宗固体废物在建材生产、矿山充填、土壤修复等应用中的比重,加快探索提炼贵稀金属的高值利用方法。 农林废弃物方面,推广畜禽粪便、秸秆等高效利用先进技术,增加农村生物质能源利用。

增长方面,要着力构建引导固体废物源头减量化的生产消费模式,激发绿色发展内生动力。 在生产过程中,推行绿色制造,鼓励企业应用模块化、集成化绿色设计技术,开发寿命长、易回收的绿色产品。 在流通环节,推进以再制造、再利用为目标的逆向物流,畅通废旧产品中可回收、可替代的料件的回收循环。 在消费阶段,发展“卖服务而不是所有权”的共享经济,促进二手商品交易和流通。

绿色扩张方面,以集中协同整合为导向,优化固体废物处置利用布局。 减少固体废物处置对水体和土壤的二次污染,提高土地利用效率,腾出更多优质生态建设空间。 加强设施协调,推广推广不同类型固体废物协同处置技术,以资源循环利用基地等为载体,优化处置技术与设备之间的能量和物质流动。 通过数字赋能加强固废精细化管理,搭建固废从产生、分类、收集、运输到处置和资源化利用全过程的监管分析平台。

固废污染如何治理_固废治理的现状和前景_固废治理/

海量信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